您好 ,欢迎您来到邯郸之窗! 
资讯 视频 文化 科技 体育 娱乐 旅游 原创 财经 美食 分类 人才招聘 汽车 建材家居 房产 返回首页
首页 > 资讯 > 社会 > 人间万象 >

(恐怖)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

分享到:

| | |   

2014-10-17 11:57:19
来源:百度贴吧   编辑:徐奋斗

  我叫林璇,今年22岁,18岁之前一直和乡下的家奶(即外婆,当地方言)住在一起,18岁后才被允许回家和爸妈一起住。不是爸妈上班没时间照顾不了我,也不是要送我去乡下生活陶冶情操,家奶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因为爸妈的八字克我,希望我平安长大才不得已这么做,可是自从懂事以来,我慢慢发现这其中是另有原因,而这原因至今都令我毛骨悚然。

  小时候一直是家奶带着我,我们住在一个叫龙眸镇的小镇上,镇子不大,人口却挺多的,很繁华。我们就住在镇旁边的砖瓦房子里,地面是土的,还有好些鼠洞。但奇怪的是,自打记事开始,我的印象里,就没有过老鼠的活动,按理说我家的房子是砖瓦房,家里还有老鼠洞,可我却没听过老鼠闹腾,一次也没有,蛇我倒是看过好多次。

  有一年夏天的一天,天气热的可以把人给烤焦,床上烫的没办法睡,家奶就在地上打起了地铺,家里的地是土的,铺上席子,很是凉爽,隔着席子我能感觉到微凉的土地,凉气丝丝渗入肌肤很是舒服。

  在朦胧中,我突然听到了一阵沙沙声,揉揉眼睛却见家奶早已醒了,便要坐起来一看究竟,家奶眼疾手快地按住我,示意我别动。我微仰着的头又躺了下去,沙沙声就在我的耳边挪动,捻着我的心尖。

  我常听门口的老人们讲故事,牛神鬼怪什么的,我爱听这些,可也很怕,傍晚时分,我总会坐在小凳子上,听着老人们说些神秘的事,头枕着膝盖,每每听到吓人之处,就伸手捂住耳朵,可还会有些恐怖的只言片语变成漏网之鱼飘进我的耳朵,那种感觉,很刺激又惊悚,就像现在这样,我很想捂着耳朵装听不见,可是我不敢动,家奶在我的眼里具有很高的权威性,她都不动,我就更不敢动了。沙沙声离耳朵越来越近,我害怕地闭上眼睛,没一会儿沙沙声就远了,我一弹坐起身,在房门口看到一截细细的尾巴,那是蛇!

  家奶轻轻拍着我的背,细细的安慰道:“璇子啊,没事的,那是家蛇,不害人。”

  我拉过外婆的胳膊抱着,仰起脑袋问:“家奶,我们家没有老鼠是不是也因为家蛇?那小明家有没有?我看他家也没有老鼠,家奶家奶,家里的洞都是蛇洞而不是老鼠洞吗?”

  家奶紧抿了下嘴唇,然后笑着说:“璇子真聪明,家蛇你不伤害它,它也不会伤害你,以后若看见了,不要动,静静地等它游走就行了,知道吗?”

  我听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“以后”…… 那时的我,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姑娘,留着鼻涕,扎着戳天小辫子,一笑起来两颗大门牙尽漏,夏天和小伙伴们钓龙虾、捕蝉、捉蜻蜓,冬天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,唯一不同于其他孩子的就是,我骨骼纤长,站在同龄人中,最高最纤细的那个必然是我,头发和指甲长的非常快,而且一年四季都全身冰冷,面色白嫩,不仅晒不黑,反而太阳光一照,皮肤越发白亮,还有一个明显特征让我成为了孩子王,就是我的个子很高,身体柔软,劈叉很厉害。对于头发和指甲的问题,家奶一直强调是我的蛋白质吸收好,瘦弱是因为营养都长到指甲和头发里了。

  我是除夕生的。妈妈是在家奶家待产的,小镇的习俗很好玩,就是那一块好几家一起轮流吃年夜饭,从这家吃到那家,好不热闹,正当吃到家奶家时,菜都上桌了,妈妈竟然要生了,比预产期早了十几天。所以我的生日在同龄人中是最小的,几个小时就两岁。生下我后,万恶的算命先生给我算了命,导致妈妈月子没做完就和爸爸打包回城了。由于我出生三天后就断奶了,从小是家奶一勺子一勺子的米汤喂大的,那时也没吃过奶粉,就是米汤。长这么大我最最羡慕的就是人家过生日了,我不仅不过生日,家奶连提也不许我在外人面前提,除夕时多煮些鸡蛋就是庆祝生日了。尤其是上学后,好多同学们都过生日,而我只有送礼物的份儿,其实我只想在生日当天多收到几声生日快乐罢了,只想告诉自己,我来这个世界上不是罪过。

  那次见蛇之后,我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眼看过蛇,也就偶尔听说,附近谁家,一掀开被子,一大团蛇团在那里,吓得晕了过去,谁家整理草堆,搬开一捆草,一条蛇就窜了出来,吓得差点背过气。我看见的更多的是后院围墙上的那些蛇皮,家奶在院墙脚下栽种了些扁豆,扁豆的藤子攀上院墙,满满的一面,开花的时候煞是好看,等挂上很多扁豆时又十分可爱,让人感叹生命的奇迹。就在厚厚的一层叶子下面,我摘扁豆时看见过许多条蛇皮,皱巴巴干瘪瘪的,上面还有清晰的纹路,家奶每次都会悄悄拿去给舅舅做药去了,不让我声张。

  我的舅舅叫萧印,毕业于北京某医科大学中医专业,毕业后在当地的一家中医院看门诊,在那个年代,这可是龙眸镇的大事。舅舅后来回来就没走了,在镇上开个小医馆,这又引起了小镇的轰动,至于为何放弃美好的前程回归乡里,这是有原因的。至于是何原因,这也正是我很想知道的,可是每每问起原因,家奶就一脸痛惜,似有难言之隐,我也就不忍再问下去了。

  要问我最喜欢谁,毋庸置疑,肯定是家奶,那排名第二是谁呢,就是舅舅,如果爸妈知道他们在自己女儿心里的排名,吃醋之余肯定也是理解万分的,没办法,孩子的心很大,但世界很小,等到长大了,世界变大了,但心却变小了。我的心可以装得下很多人,比如幼儿园门口卖糖葫芦的老爷爷,和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,给我摘过桃子的孙大娘,甚至有逢年过节在我家门口敲锣唱歌要钱的乞讨者,我都记得他们,可是,我真正生活的世界却只有家人,真正能上心的也只有整天在我世界里晃悠的,给我树立价值观的,陪我看这是时间冷暖的,给我讲妙趣横生的人生故事的,除了家奶,舅舅就是我的另一个天。

  在我看来,舅舅人生的唯一遗憾就是没有孩子,结婚许多年舅妈也不曾有小宝宝的消息。舅舅没有孩子,对我自然是百般疼爱,把对外甥女的爱和对不能给出的孩子的爱,全都倾注在我的身上,他最喜欢把我驼在肩膀上,带我去摘桑果,李子,杏子,还有带我越过茫茫人海去看龙灯。夏天的早晨,他去田间转上一圈,回来时,我躺着的床头柜上就多了很多覆盆子,冬天的外面,白雪皑皑,他步行十几里,扒开厚厚的雪层,去挖被深埋在地下的草药,路过煎饼小摊的时候,总要买上一两个,回来时敲开家奶家的门,从怀里掏出还是热乎乎的煎饼,那一刻我抱着胖嘟嘟的煎饼,透白的脸上就会沁出了一丝红润,笑得格外幸福。

  我一直不知道家里隐瞒的舅舅的事情,只知道舅舅舅妈多年无所出,直到那一次,我亲眼看见了,才知道舅舅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遭受着什么样的非人折磨。

  那天我放学回家,没见着家奶,便去舅舅的医馆看看,舅舅家离家奶家也就百来米,诊所在村子通往土公路的路边,离家奶家也不远。那天太阳还在天上,医馆就关门了,这种情况,我是知道的,每个星期总有一两天舅舅的医馆是突然关门的,家奶告诉我,舅舅要去外面采药,医馆只有舅舅一个医生,开不了门,我也就没多想,这次看来舅舅又去采药了。于是我转身去了舅舅家。前院静悄悄的,大门是掩着的,我怀疑没有人在家,那家奶会在哪里呢,该不会在河那边的菜园里吧,我瘪瘪嘴,白跑了一趟。可刚打算走的时候,里面传来了微微的呻吟声,还有隐隐的小黑的叫唤声。

  她推开门,看到了这辈子第一个让我心痛的事。我的舅舅,对我百般呵护的舅舅,人前人后不落闲话的舅舅,那个高高在上受人崇敬的舅舅正无助地躺在地上,满身抽搐,嘴里还念念有词,舅妈和家奶一个人抱着他的头,一个人按住他的脚,看到突然进来的我,顿时不知所措。这时,抽搐中的舅舅似乎感觉到有人进来了,看了我一眼,我吓得一个哆嗦就无法动弹了,那眼神如黑暗中的一把利剑直刺向我,我顿时浑身一阵冰冷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之后很长时间那种感受都刻在脑海,想起来还叫人发寒。

  家奶大喝一声:“璇子,你出去!”

  我本来就觉得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,一颗高挂的闪亮之星陨落了,再被平时温和的家奶这样一喝斥,顿时哭了,“舅舅怎么了,家奶,舅舅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家奶给舅妈使了个眼神,放开了紧按住的舅舅的脚,站起来就把我往外拖,我愈加认为舅舅快死了,哭声愈大,“舅舅舅舅!呜~”

  “妈,别吓着孩子!”舅妈也赶过来劝说。

  家奶还是拖我,“不行,我不能让璇子和这个世界有一点接触!”

  “额……额……”舅舅的呻吟声再次传来,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唱起来。

  “妈!他快受不了了!你还管别的!”舅妈又跑回去压着舅舅。

  家奶没办法,只好放开我,进了里屋,“喵呜~”出来的时候,她怀里抱着一团黑色,我擦了擦泪水模糊的眼睛,认出了那团黑色,小黑,家奶家的猫!

  只见舅妈从桌子上拿起一把锃亮的刀冲过去,似是早就准备好了的,小黑温顺的躺在家奶怀里,舅妈捞起它的尾巴,一刀割下去,“喵~~呜~~”绵长的吼叫声顿时响起,小黑疼的在家奶怀里四脚乱蹬,拼命挣扎,外家奶力禁锢住它,舅妈端着碗,捏住小黑的尾巴就开始挤血,血滴到纯白的碗里,混着清水散开,有种残忍的美,血滴了五六滴,家奶终于放下小黑,它一窜,跑了。

  她们扶着舅舅着坐在地上,舅舅地抽搐的幅度和频率已经渐小,只是不停地搓着手,舅妈给舅舅拍拍衣尘,家奶往碗里倒入了一点开水,晃了晃,拿到舅舅面前,舅舅隐约意识到要张嘴,然后头一仰,尽数喝了下去……

  喝,喝下去了……我的嘴巴可以塞下一颗土豆,石化了。

  天空已被浓墨染遍了,夜网笼罩了整个大地,也笼罩了我的心,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家的,起初对舅舅心疼,然后不解,再来就是恐惧,我亲爱的舅舅刚刚喝了小黑的血,我亲爱的舅舅是传说中的吸血鬼吗?那会不会吸人血?我同学神秘兮兮地跟她说过吸血鬼,还有僵尸,家奶和舅妈显然是瞒了我很长时间,怕是从养黑猫的时候就开始了吧,记忆一晃,家里养过好几条猫,一律纯黑色,小黑是去年家奶拜托别人抱过来的,说是一定要黑色,我当时只道家奶喜欢黑色的猫,却从未想过这猫会遇到今天这番境遇。

  前脚进门,家奶后脚就跟来了,把我叫到房里,表情凝重,“璇子,家奶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健康成长。”

  我仰着脑袋,见家奶用干枯的手抚了抚额,满目憔悴,我爬上了家奶的膝盖,搂着她的脖子安慰她,“家奶,璇子会健康长大的,你别担心,告诉璇子,舅舅没事对不对?”

  家奶压着嗓子,“这件事家奶最不想告知的人就是你啊!”她深深叹了口气,道:“唉,你舅舅是天之骄子,前途本一片光明,奈何染上了不该染的,犯病次数越来越多,他治得了别人的病,却救不了自己,怕别人发现医生自己也有问题,就忍痛回来了。”

  “舅舅染上了什么?”真的被吸血鬼咬了?

  “那东西。”

  “那东西?”我拉拉家奶的耳朵,为什么家奶迟迟不肯说出是什么呢?

  “鬼。”家奶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说出了这个字。

  我“啊——”了一声,被吓到了。我一怕鬼,二怕狼。在农村“鬼”这个字眼是小孩子可怕的禁忌,对于哭闹地、调皮的、不听话的,一吓一个准,因为哪个孩子都怕。虽然没见过,可谁也没兴趣去见。我在电视里看过灯火通明的城市,我知道爸妈就住在那个亮堂堂的地方,虽然很亮,但我看不见也摸不着,因为我住在一到晚上就一片漆黑的农村,最怕听到这个了。我不知道家奶为什么还是告诉我这个血粼粼的真相,家奶大可偏偏我,说这是一种病,需要猫血作药引,可是家奶还是告诉我了,我的寒毛从头竖到脚,感觉背后都有眼睛看着自己,遂抱紧了家奶,呜咽着。

  家奶告诉我,舅舅碰上的是个厉害角色,很多大神都束手无策,一犯病就只能靠猫血来支撑,而且必须是纯黑的猫,可是最近的次数是越来越多了,隔几天就犯一次,犯时只倒在地上,浑身抽搐乱说胡话,类似羊癫疯,但比那个要致命的多。

  我焦急地问:“老头呢?老头不是很厉害嘛!都能让大家相信我在这里生活会更好!”

  家奶捏了一下我的脸蛋,“没大没小,高老先生是长辈,不许这么叫!”然后眼睛里划过一丝心灰意冷,“喝猫血的方法就是老先生提供的,他说帮不了忙,要时机成熟才行。”

  “什么时机?”一听有希望,我来劲了。

  “老先生说,要看机遇,也不知道那个机遇在哪里,不知道印儿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……”

  “家奶……”舅舅一定可以的!

  “璇子,这件事决不可外传,现在你舅舅是人们眼中的好医生,等知道了他自己也有严重的病,就会看不起他了,甚至会出现更坏的事,名誉尽毁都有可能,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,人言可畏啊。”家奶有点无奈。

  我托着腮不解,“可是舅舅这么好,还救了很多人,为什么被别人知道了还会……”

  “你还小,不懂得这个社会,哪怕你做了很多件好事,一旦被别人知道你做了一件坏事,就会被打入地狱,即使你舅舅清醒时不会做错事,但不保证有些人不会借此打压,你长大后,要记得家奶的话,做人做事要留三分白,不是要你不真诚,只是,不要把家底都告诉被人,让别人抓住缺点,可能你现在不明白,以后会懂的。”家奶一下子说了好多话,我似懂非懂,但又觉得应该非常有道理,我记住了,做人要留三分白。还有……要多给小黑钓鱼。第二天,舅舅如常地给家奶送来了肉,还笑眯眯地塞给我一个糖葫芦,似乎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,要是以前,我根本不会留意,舅舅笑容的背后还有说不出口的苦涩,我心疼他,祈祷上天保佑,我能做的就是给小黑钓鱼。

  家奶家附近的住户大部分都是我喜欢的,包括邻居阿公阿婆。阿公阿婆是个退休老人,薛氏一族,两个人都是我上的小学里的老教书先生,不过在我升进去之前早退休了,他们家和家奶家只隔了一条小道,阿公阿婆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,三个儿子都成了家,在家奶家门前连着做了三家房子,老人的大女和小女儿就嫁在小镇上,离龙眸村很近,五个儿女也各自有了孩子,在村子里的老人们看来,这样的一大家子是非常幸福的,儿孙满堂,都住在一起,有事也好照应,而女儿若是远嫁什么的,有什么紧急情况就难办了。

  我很是羡慕这样的大家庭,经常没脸没皮地去串门,阿公阿婆每次看到我,眼睛都笑眯起来了,乐呵呵地拿出糖果塞给我,而我比起对糖果的恋慕,到更多的喜欢听阿公阿婆讲故事,我自己喜欢听鬼故事,可又怕兮兮的,所以拉着芳芳姐一起壮胆。芳芳姐是阿公阿婆大儿子的女儿,薛芳芳,我对她最多的印象就是,为人文静,不大爱说话,总是挂着笑在一旁看着我和小伙伴们玩耍。从阿公阿婆嘴里飘出来的鬼故事,惊险中还带着些妙趣横生,刺激又好玩,久而久之,阿公阿婆的孙子孙女都被吸引来一起听,形成了个不定期的鬼故事会。

  一天隔壁的阿婆来串门,她又来抱怨家里发现了蛇,家奶说:“有蛇不是很好吗?吃老鼠。”

  是啊,是没有老鼠了,我记得以前你们家老鼠最多了,到处是老鼠洞啊!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了?好像是那年小璇子出生,死了好多老鼠啊!小璇子是过年生的,那个正月啊,这一块到处是死老鼠,那个味道哦……”

  “小照他奶奶,你记错了吧,这么多年了,不得忘了,还记得呢,那是后好几年的事了!”她还没说完就让家奶给纠正了。

  “啊?瞧我这记性哦!”家里是老鼠洞,那为何家奶告诉我是蛇洞呢?究竟是哪年死了好多老鼠?如果是我出生那年,为何家奶又不让说呢?和我没关系,这么忌讳做什么?

  当时我还在上小学,放学后都会和小伙伴们钓龙虾,小孩们也喜欢八卦,我决定问一下。我把蚯蚓拴在线上放进水里,“小明。”

  据说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叫小明的,我的身边也有个小明,是教书先生家的儿子,他爸就在我们小学教书,如果有那种事,他应该记得,小明刚钓到一个青蛙,又放回塘里,然后蹿到我这边来,“璇子,你家球球没跟过来?”球球是家奶家养的鸭子,家奶家只养了一只鸭子,我钓龙虾就把它带过来,钓一个它吃一个。

  “今天球球不饿,小明,你听过有一年春节死了很多老鼠的事儿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他擦了擦汗。

  我甩甩棍子,“那回去问问你爸呗,帮我问一下。”

  “我爸记性最差了,除了星期几别的都不记得……”

  “那算了吧。”说不定是我多想了呢,故事听多了,就爱疑神疑鬼了,于是很快就忘了,又欢喜地钓龙虾去了。

  阿公阿婆的儿女们一直都在本地谋生计,就在我小学四年级的那年,老人的大儿子去了沿海城市打工。大儿子家秉承计划生育,只有一个女儿,就是我喜欢的姐姐薛芳芳。某天中午放学,我就看到她蹲在她家后门口哭泣。

  “芳芳姐,你怎么哭了?你早上是不是没上学啊?我放学都等了你好久呢。”我诧异地看着她抱着膝盖,嘤嘤地啜泣,问了她也没答话。我刚要去安抚她,余光瞥到阿公阿婆家有人匆忙进出,抬头一看,是他家的二叔叔,大姑姑,还有……二叔叔的儿子薛照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我赶紧跑进去,一看满屋子都是人,阿公阿婆除了大儿子的儿女都在,儿媳孙女全在里面候着,还有附近的村民,小屋子里塞满了人,阿公阿婆住的房子是一间大屋子,中间用布帘子隔出两个开间,此时布帘子已经不见,我看见痴痴地坐在床上的阿公,守在床边的家奶,还有……躺在床上的阿婆。

  阿婆……是不是生病了?我没见过这么没生气的阿婆,她平时都是笑眯眯的,总是问:“璇子,要不要吃糖,阿婆这儿有好多吃的。”阿婆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,一动也不动。我也没见过这么没表情的阿公,阿公爽朗的笑声常常引得听故事听得发毛的我轻松不少,此时的阿公,呆呆地看着床上的阿婆,他不说话,一屋子都静默了,我看到大家都在悄悄抹眼泪,忍不住唤了声,“家奶,阿婆怎么了?”

  我被家奶拉回了家,家奶摸摸我的头,严肃地跟我说:“阿婆病倒了,这段时间你不要去打扰她,知道吗?”

  “很严重吗?”我看到好多人。

  家奶叹了口气,“人老了,这一躺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来了。”

  我顿时泪眼婆娑,“芳芳姐他们都知道吗?”

  “就是你芳芳姐看到的,家奶其实早上起来就看你阿婆不对。”家奶的坐到椅子上,我也顺势坐在她腿上。“早上家奶起来煮早饭,在门口捡柴火,看见你阿婆拎着衣桶走的很急,一步跨的很大,璇子啊,她平时走路慢悠悠的,稍微走快了就歪歪扭扭,这次必有原因。”

  “璇子不懂,家奶,走路走快也有问题?家奶,为什么?”

  家奶抄起围腰给我抹眼泪,自己眼眶也红了,“有句古话叫‘赶着去投胎’,一个人要是时辰到了,就会有不同的表现,说是有一对夫妻,有次赶着去卖蒲草,不巧在路上撞翻了一个果农,果农破口大骂‘你们赶着去投胎啊’,没想到这对夫妻,还真就赶着投胎,刚到集市上就被车被撞死了。你阿婆可能就是这个情况,她洗完衣服回来,倒地时让正要上学的芳芳看见了,那时你已经走了。”

  我抱着家奶的脖子,“那阿婆是不是知道自己……所以才……”

  • 邯郸
  • 河北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最热
成安三院联合《护眼世家》为全县中小学生免费体
10-25
邯郸武安六中举行弘扬传统文化朗诵比赛
10-25
新疆和静县旅游推介会在邯郸市举行
10-25
邯郸警方抓获网上逃犯 嫌疑人拙劣伎俩被识破
10-25
邯郸临漳发现佛寺塔基刹柱础石 填补汉唐考古学
10-25
邯郸公交站牌破损 市民称影响市容
10-25
沧州一工人被高压电电伤 身体多处烧焦
10-25
泊头市环保除尘设备生产企业高压静电除尘设备畅
10-25
保定处罚违停车辆 通知单可现场打印
10-25
京新高速涿鹿段6车追尾 致两死两伤
10-25
河北清理拒不支付工资案件 欠薪95万包工头被刑拘
10-25
邢台排污企业挖暗沟直排废酸(图)
10-25
刘金国凭啥当选中纪委副书记
10-25
四川凉山两局长因违纪违法被“双开”
10-25
杭城陪跑族为夜跑姑娘服务 每小时15元
10-25
土豪建百套别墅 免费送村民
10-24
儿子吸毒16年 母亲为求安宁报警
10-24
广东翁源93名学生集体呕吐
10-24
埃及75岁老翁已结婚204次 破世界记录
10-25
英国一女子称自己40年里遇到17次外星人
10-25
联合国安理会强调坚决打击一切恐怖主义
10-25
利比亚军方在班加西夺取一民兵武装基地
10-25
埃及宣布西奈半岛北部进入紧急状态
10-25
安倍内阁陷入丑闻 道歉称对不起国民
10-25
情侣海中激情导致下体不可分离 被送医“分体”
10-21
男女街头长椅玩“路震” 城管多次训斥撵不走
10-22
(恐怖)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
10-17
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(2)
10-20
醉酒女子被流浪汉强奸不实 竟取款机下发生性行为
07-29
衡水二中一女生跳楼身亡
10-13
网罗天下
  • 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...

  • 中国建国初期的十大灵异事件

  • 央视女主播也被骗 揭秘全球...

  • 至今无解:探索通古斯大爆炸...

  • 你永远都不想生活在地球上的9...

  • 揭秘日本"五大诱惑女神" 爆...

新闻图片

  • 【第二十八期】201...

  • 《邯郸人物》第1期...

  • 【第二十九期】201...

  • 《邯郸人物》第2期...

地址:邯郸市水院北路甲23号 客服热线:400-707-4888 经营许可证:030030号
邯郸之窗  www.hdzc.net  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:冀B2-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