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 ,欢迎您来到邯郸之窗! 
资讯 视频 文化 科技 体育 娱乐 旅游 原创 财经 美食 分类 人才招聘 汽车 建材家居 房产 返回首页
首页 > 资讯 > 社会 > 人间万象 >

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(3)

分享到:

| | |   

2014-10-22 17:34:18
来源:天涯论坛   编辑:徐奋斗

  (续2)我一掌拍在他书包上,“晚上喊什么电视演员的名字呢,人家又不在!”

  “林……”我一手按在他的嘴上,真想拍在他头上啊!凑到他面前小声说:“嘘,不要喊全名,不喜欢听,喊璇子吧。”

  他欣喜地挠挠头说:“璇子,你!你真的……”

  “不说这个了。”你闭嘴就好。

  终于要擦肩而过了,马上就要过去了,快没事了,世界上的很多鬼,都不愿意惹人的,过去了最好。他又拉了拉我的衣服,升级了?我忍。

  “哎!你看那边!”什么?不要告诉我他在看那只鬼!事实证明……他的确在看……

  “你看他的衣服好古老哦!现在哪有这样的衣服啊!”因为他死很久了……我现在能掐死你让你们做同类一起探讨下衣服事情吗?裴丰不仅嚷嚷,还拿手指着那只鬼,我现在还能装作看不见吗?我往旁边,那只鬼就站我身边,他停了下来,呵呵,完了。他的脸不是白色,是青色!我没见过青色的,我只见过面粉脸的鬼!

  我拉起裴丰的手就往前走,赶紧离开是非之地,你不走,我们走。

  “璇子,你拉……拉我的……”

  “你闭嘴!家里的水烧开了,我们回去装开水!”

  “啊~~”

  “快走!不要说话,开水开了就不好了!”不好,鬼气要追来了。

  我放开他的手,对他说:“你一直跑一直跑,一会儿看到灯光就是我家奶!你要陪她回去装开水,我家奶一向没记性,上次开水都烧完了,家里差点起火,我每天晚上都要跑着回去装开水,今晚我跑不动了,换你跑,我在后面会跟过去的!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因为我已经语无伦次了,不支开他,我们两个人都要遭殃。

  他没反映过来我的意思,“你走不走,再不走我永远都不理你!跑的越快越好,我家房子烧了我到你家住去!”

  裴丰挠挠头,龇牙笑道:“好啊!”啊啊啊,鬼气过来了!

  “跑啊!跑!”他可能被我的声嘶力竭吓到了,看了我好几眼,拔腿就往前面跑。

  “噌——”我被甩到了路边的草丛里。摔的五脏六腑都快出来了。我捂着胸口,看着跑远的裴丰,只要那样跟家奶说,家奶就会知道我出事了,家奶为了不让裴丰发现,肯定要拖住他,那么……家奶也就不会遇到危险了。

  第十八章:斑点黄蛇送来的止血草

  我不准备爬起来了,电视剧的人通常爬起来必定要再被摔,我就趴着,感觉鬼气在移动,又过来了,我本能地躲开,刚刚趴的地方的草已被掀掉了一块。

  他要做什么?杀了我?我能躲的额,刚刚不是躲开了嘛!鬼气又一扑,我往旁边一滚,身上一片刺痛,电视剧都是骗人的,让那些导演自己来滚一下试试,碎石砂砾和枯草跟都会扎破衣服乃至皮肤,幸亏我过麻疹多穿了点,可是滚了几次已经筋疲力尽。最后一下被打中胸前,衣服碎了,蛇形吊坠钻了出来,在月光下熠熠生辉。我捂着作疼的胸口,喘着粗气,闭上眼睛,等待着下一次的袭击,没想到等了好久鬼气都没有移动,我睁开眼睛,他在我面前,依然是古老的衣服,铁青的脸,盯着我的吊坠看了很久,突然消失了。

 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里走,疼的要命,第一次被鬼正面袭击了,还是个厉鬼,感觉内脏都被震碎了,嘴里有铁锈味,我舔了舔嘴唇,突然一瞬间整个世界又变成黑白的了,只留下一点点光亮,下一秒又恢复了正常。我想我真是越挫越勇,经过那片坟地时已经不那么害怕了,身上更多的是疼痛的感觉。

  远远看见家奶在门口守着,她拿手电筒照着我,我一瘸一拐的样子可能吓坏了她,她连忙走过来,等到近处时,我看到家奶满眼焦急,明知自己的外孙女在外面可能出事却不能去是什么感觉我知道。

  “家奶,我同学呢?”

  “在屋里,我跟他说要等你回来再走。”

  “他不能走了,这是厉鬼!他主动攻击我!”裴丰回去的路上要是遇见了就麻烦了。

  “璇子。”

  “今晚让他睡舅舅家,打个电话到他家报平安。”不能让裴丰走,这样太危险了。

  “璇子啊。”家奶一直想和我说话,可我必须要说完想说的,不能让裴丰发现。

  “我不进屋了,他看见我这样肯定会怀疑,家奶你把手电筒关掉,现在喊他出来,带他去舅舅家吧。”

  家奶扶着我到了门口,对着屋里喊道:“璇子的同学,我们璇子回来了。”

  裴丰一下子从里面冲出来,“璇子,我要去接你的,你家奶不让,你一个女孩子……”

  “裴丰。”我提高音量,尽量说话不颤抖,“今晚太晚了,你是男孩子回家也不安全,就在我舅舅家住一晚吧。我家奶会送你过去,过去那边之后打个电话回家。”

  “我,不用的,我可以自己走,你都说了我是男孩子。”他是男孩子没错,可他也是普通人,我都差点没命,更何况是他呢,绝不能让他回家。

  太疼了,眼睛都开始模糊了。“再说我就不理你,家奶,带他去吧。”我只能仗着他喜欢我这么威他,虽然有点不厚道。

  家奶不舍地看了我一眼,裴丰也还想说什么没说出口,家奶就催他走了,“同学啊,有什么明天再说,太晚了。”

  等他们转身了,我这才进到明亮的屋子里。身上已经惨不忍睹,血黏在裤子上,渗了出来,我已经没有精力去擦洗了,真的好累,从早上就一直很累,我的人生怎么这么累呢,快撑不下去了。

 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,家奶回来了,她把我扶到竹床上,打来一盆热水,细细地给我清理伤口,我听到了细微的啜泣声,感觉到了某东西从家奶的脸上滑落,家奶在流泪。

  “家奶,璇子没事,不疼。”我安慰她,我疼没关系,真的。

  “璇子啊,这人生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,你这孩子就是这么命苦,家奶看着心疼啊。家奶要去问问先生,如果能改命,家奶不管还有多少年都愿意折寿,只要别再折腾我的乖孙儿。”我的心里本来就不好受,再听家奶这样说,就更是难以言喻。

  我握着家奶的手,“家奶,我信命,可是我也信命是可以改变方向的。你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。”我受多少罪也不希望影响别人,尤其是家奶,我也心疼。

  身上的小伤口很多,有的还止不住血,这是厉鬼的威力?突然感觉门口有东西,果然一会儿就响起了沙沙声,不知为什么,我脑子里熟悉的感觉冒出来,可是一会儿沙沙声又停了,门外的动向是越来越远了。

  “家奶去换一盆水来。”家奶说完就往厨房去了,我按着伤口,闭上眼睛。

  “璇子,门口多了好几棵草。”家奶在门口喊,草?正在思索着,家奶已经拿了进来,我接过来一看,是萝藦,止血圣品!我掰开外面的皮,里面棉絮一样的东西就露出来了,家奶也很高兴,这个季节已经很少有这个了,舅舅家的医馆到还是有几颗这个,我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