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 ,欢迎您来到邯郸之窗! 
资讯 视频 文化 科技 体育 娱乐 旅游 原创 财经 美食 分类 人才招聘 汽车 建材家居 房产 返回首页
首页 > 资讯 > 社会 > 人间万象 >

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(4)

分享到:

| | |   

2014-10-25 18:00:39
来源:天涯论坛   编辑:徐奋斗
  (续3)第四十五章:真龙搅水

  温热的水刺激着干燥的皮肤,皮肤遇到水就好像是沙漠中渴了几天的人看到绿洲一样。我郁闷地斜靠在木盆里,凭着感觉摸索到一块块翘起来的皮,用力,撕掉。

  自从初中后,我就不习惯家奶给我剥皮了,人长大了,心理也变得很奇怪,套家奶的一句话,“我们家璇子嗬,居然也和害羞沾上边了。”温热的水不仅刺激了皮肤,也舒缓了我的闷气。我的动作很慢,因为比较享受泡澡的感觉。家奶在堂屋里和我说话,“五月刮了那样的风,我就知道今年夏天要洪涝啦。”

  “嗯?洪涝?”

  “没了龙的保佑,不是洪涝就是旱呐。”对哦,我只知道干旱,确实忘了,还有洪涝一说的,龙搅水是不是要来了?土地婆所提醒的事情是不是快要实现了。

  “说着这天还真就黑了,大中午的,天这么黑,像快掉下来了。”家奶说。我慌了,不会吧,这么快,这是什么狗血的巧合啊!我还泡在澡盆里,龙就有可能要出现了。我总不能让人给我抬着澡盆去迎接真龙吧!

  “家奶,外面有没有闪电啊?”我的声音都颤抖了。

  “有闪电。”好办了,有借口了。

  “家奶,赶紧扶我起来,要打雷了,可不能泡在水里。”

  家奶很快就进来了,“啊哟,璇子,你身上的皮还没脱落完。”

  我扶着盆就站起来了,“家奶,身上的没事,现在又不疼,等过了这阵子再洗吧,我脸上没了就好。”我得赶紧想法子到那个湖边。可是这又闪电又黑云的怎么找理由去呢?更何况,我目前还是个睁眼瞎啊!我的舌头也暂时不管用了!

  心里的小人斗争了几个回合后,没办法,只好和家奶坦白了,“家奶,其实龙没有走,是在我们常去洗衣服的那个湖底,在那个湖底!六月的时候会有一次龙搅水,如果这次不把握机会请真龙回来的话,有可能就没机会了!”

  家奶很惊讶,“伢子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我急着说:“先别管这个,先带我去湖边,家奶,我得去确认下是不是要龙搅水了。”

  “好,家奶带你去!”家奶快速为我穿好衣服,还套了长袖,遮挡我的身上的蛇斑。我们就预备着伞朝湖边过去了。

  一路上都在吹着狂风,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很多树叶都被吹翻过来了,叶子底下的淡色全翻上来昭示着雨快来了。我什么都看不见,到了湖边,我急忙问家奶,“天上有什么?”

  家奶一把抓住我的手,“璇子,湖的上空有块有颜色的云!”不同的云?是不是就是那里呢?赌一把。

  “家奶,快去通知村民过来!就说真龙献身,请龙回祠堂!”

  家奶怎么放心丢下我一个人,“不行,快下雨了,跟我回去。”

  我握紧家奶的手,“来不及了,我要在这里等着,快啊,璇子没事的,璇子不是一般人你不记得了吗?浓墨一会儿就会来陪我的。”只能撒谎了,我不能离开,我虽然看不见,但至少能说什么拖延时间。

  家奶刚离开不久,“轰隆——”一声差点把我的魂魄都给敲出来了。我的眼睛本能地眯了一下,然后睁开眼睛之际,竟然看见了!湖面上压下来的天空,一朵彩云飘在上面,云里若隐若现着什么,仔细一看,有条长长的东西在里面摆动,我敢肯定,这就是龙,和我上次看到的从龙灯里冒出来的龙气完全不一样,这是实体!

  “龙神,求你们留下来!保佑这里!你们所担心的事情,已经解决了!你们可以回来了!”你们……对啊,云里只有一条!还有一条呢?正在疑惑着,突然水面水花四起,一条白光从湖面破水而起,直插云霄,云里的若隐若现成了两条。很明显其中一条是先上去的。

  “龙……”我刚喊出口,被一个力度一把拽到了旁边。

  “璇小蛇,快点救你自己。”谁?我一看,是穿着大红礼服的土地婆,那条蛇的旧识。

  我问:“救我自己?我怎么了?”

  她着急地说:“你,你看!”手往湖面一指,我望过去,湖面上飘的布好熟悉啊,“哎呀!你被雷给劈到湖里去了。”她看我不明白的样子,干脆就明说了。我……我掉湖里去了,还是被刚刚的雷劈的?那现在的我……我看看自己,我全身干燥,没有浸水,再看看那湖面,飘的确实我今天穿的衣服啊!我现在又是灵魂出窍!怪不得眼睛好了呢!

  “土地婆,你快救救我啊!”

  她很为难地说:“我们不能管啊,璇小蛇,这是你必须……”

  “老太婆!怎么出来也不说一声,害我好找,快进去吧。”她还没说完,土地公就来打断了。然后……土地婆就为难地跟我招手再见,喂,我是你们的子民啊!不保护我保护谁啊!

  “不要不管我啊!”不管我的尖叫,他们很快就消失了,要是平时,我非得跟在他们后面闹,可是这会儿走不开啊。正急的快自己跳湖了,这时吵闹声来了,我喜出望外,是家奶带着村民们赶来了,还有……浓墨。浓墨的神色和上午的冷冰冰截然相反,他宝石般的眼睛涌动着焦虑,他肯定能发现我的身体的。

  我朝浓墨跑过去:,“浓墨!快去救我!”浓墨看着我的方向,他听见了!他听见了!我就知道!我在心里欢呼,只见他走近我,然后……穿了过去……

  他看不见我……他不是可以看见鬼吗?不可能看不见我啊!“浓墨!”我又喊了一声,他没回头,继续有村民穿过我的身体过去了。他们都在抬头仰望着天空,没人会看湖面,当大家看到天空中的龙时,一起沸腾了,人声鼎沸中,我听到了两个声音,“璇子!”“阿璇!”我激动地快飙泪了,家奶,浓墨,我就在这里!我的身体在湖里!

  “嘭——”一个人影扎进了湖里,我看着自己潮湿的身体被捞上来,紧闭着的眼睛毫无生气,可那个人不是浓墨,是裴丰……他怎么会在这里?他又怎么知道我在湖里的?这一切太巧合了!

  “大家快让开一块平地!林璇被淹到了!”浓墨和家奶闻讯也赶过去,我已经没心思去围观自己了。

  “你来放平。”

  “用力按压!”

  “按压!”我呆呆地站在一边,看着众人忙活,脑子一片空白。就在这时,本来黑暗的天空,云彩里隐约的两条龙冒出精光,两条水柱从湖里喷涌而出,像龙卷风般卷起了湖里的水,顶端是云层,我很清楚地看到了两个龙头,还有他们摆动的尾巴,天空越来越暗,像随时要掉下来似地,两条冲天水柱不断变大,像两根巨大的吸管从湖里往天上吸水。

  浓墨大喊:“龙显身了,大家赶紧去拜求!阿璇有我们就行!”

  大家纷纷跪倒在地上磕头,“龙神啊,请回来保佑我们吧!”

  “请龙神回祠堂!”

  天空中发出了两声如牛般得吼声,然后水柱慢慢变细,乡亲们怕龙要走了,赶紧抓住最后的时候,又猛烈磕头让龙留下。

  水柱消失的时刻,从消失的地方分出两道精光直刺我的双眼,即使我是灵魂,也感觉到刺眼,眼前一黑,突然一阵恶心感从腹部涌上来,直冲嘴巴和鼻子,“嗷……”一股水从嘴巴涌出,鼻子都呛到了,好难受,耳边传来欣喜的声音。

  “伢子啊,你可吓坏家奶了!”

  “璇子!”

  “阿璇!”

  我回来了,回到自己的身体了,虽然还是看不见,但我知道,我的身旁有家奶,裴丰和浓墨,突然觉得好安心。

  “大家快来看啊!湖里的水干了!龙把湖水抽干了!”有人叫道。如果不是裴丰救得及时,那么,等到湖水抽干,我就是一具尸体了吧。

  “哗啦啦——”像是刚从水里出来,又进到水帘里一样,脸上被雨水打得生疼。

  “下暴雨了,大家快回家!”村民们喊。

  “我来背你。”是裴丰的声音,我顺势手要搭着他。

  “我来吧。”

  我没听错,这人是浓墨,他握住了我的手,轻声说:“趴到我背上来。”我惊讶,他这是要赎罪还是自残啊?我虽然瘦,可是个子高啊,骨头也得打称吧。虽然他以前也背过我,但是这不是有个身强力壮的么,何况……我们好像在闹别扭吧。

  裴丰握住我的另一只手对浓墨说:“你个子不高,背不动的。”

  感觉我刚被握住的另一只手也被浓墨拉走了,“不信试试。”这句话听起来有股示威的感觉,然后他把我按到他的背上去了,嗬,现在终于知道要管我啦,好吧,就让你将功赎罪吧。雨下的特别大,出门时只带了一把伞,家奶尽撑在我头顶了,虽然这样,可是风还是很狂,雨还是很大,还是有雨乘着脸往下淋。

  “家奶,你给自己撑,我没事的,小孩子身体好的很!”

  “家奶有伞,一会儿就到家了,璇子撑着。”我趴在浓墨瘦弱的肩膀上,动都不敢动,我感觉到他很吃力,喘气很厉害,怕一动就让他不稳了,可是瘦小的肩膀却很温暖。不知道龙有没有请回来……

  “璇小蛇,去祠堂,召集大家去祠堂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我头一抬,谁在跟我说话?

  “怎么了”浓墨他们问。

  刚刚好像听到有个女人的声音,我摇摇头,“没事。”可能是幻觉吧,淹傻了也说不定。

  “璇小蛇,去祠堂……”嗯?又是那个声音。

  我在心里问:“去祠堂做什么?”叫我璇小蛇的,应该是土地婆吧!她终究还是帮了我。

  “去祠堂,点上两根蜡烛,送到风雨中,如果蜡烛不灭,真龙就回来了。”土地婆谢谢你!

  “我们去祠堂!请龙仪式还没有完成!”

  第四十六章:熏澡囧事

  我在祠堂冻得瑟瑟发抖,不知道外面的蜡烛怎么样了。

  “大妈,我给璇子拿衣服来了,快换下来吧。”是张婶拿衣服给我换来了,我往后缩了缩。

  “家奶,我回家再换吧。”

  家奶把头贴向我问:“怎么啦?”

  “家奶,我现在连袖子都不敢拉上来。”我的皮还没蜕完,经过湖水一泡,再加上淋了雨,已经快自己往下掉了。

  家奶明白了我的意思,“小凤啊,这里没地方能换衣服,璇子不好意思,我们还是不换了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  谁知张婶说:“大妈,这还不简单,璇子去我家吧,几步就到了。”

  “不了,张婶,我要诚心在这里等龙神回来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在我的再三推辞下,张婶也不勉强了。

  这时,门外有人惊喜的声音传来,“蜡烛不灭!神龙归位!”归位了!太好了!这一切都是真的,我没做梦吧,几个月的等待终于等到了,这个小镇又再次被神所宠爱着了。

  “雨停了雨停了!”又有人喊。

  “家奶,雨是不是真停了?”我拉拉家奶的袖子连声问。

  家奶摸着我的头欣慰道:“真的停了,这场洪水我们应该躲过了。璇子,这多亏了你啊!”说到归功,还有一个人,要是没有他,我就……哎?怎么进了祠堂后就没听到裴丰的声音了。

  我问道:“家奶,我同学呢?”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人家。

  “他早走了,把你送过来就走了。你这个同学还真不错,改天得好好感谢他,家奶的心肝差点就……”说着说着家奶就哽咽了,唉……家奶是我见过的最最坚强的女性,据说她年轻时遭遇过很多辛苦的事,家爷生病瘫痪时,她都一个人坚强地挺过来,把孩子拉扯大,承担家里所有的活和外面生产队的记工,还有照顾卧床的家爹,但她都没流过一滴眼泪,反而我的事让她或伤心或担心地红过眼睛,我真的对不住家奶,她为我牺牲太多了。

  “家奶,别这样,璇子命大着呢!璇子还要上大学,回到爸妈身边,然后接家奶去大城市过好日子。”

  “奶奶,神龙归位,雨也停了,快和阿璇回去换衣服吧!”一个机灵,啊,吓死我了,浓墨一直在身边啊,不作声这不是欺负一个睁眼瞎嘛,真难为情,这么煽情的时候……

  回去之后,眼睛已经有点朦胧感了,家奶说身上的皮都给泡化了,泛着白。即使是夏天,泡湖水和淋雨也会受风寒的,所以家奶用烧了艾水给我熏澡,是用洗澡帐熏的。这是乡下冬天洗澡时用的办法,在地上放一个大澡盆,在上面罩一个大洗澡帐,帐门用夹子夹好,不透气,一加水里面的热气就让帐子膨胀起来了,冬天都感觉快中暑了,夏天就更不用说了,一会儿把头伸出去呼吸,一会儿再呼吸。

  艾呢,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种,一方面是良方,一方面也是风俗。我在前面也提到过,过麻疹七天后用艾水熏澡,坐月子的妈妈也是,而满月的孩子,家奶说,在满月酒的那天,要沾点艾水让孩子舔舔,寓意为先苦后甜,还有一个更为普遍的用法是,端午节的时候,家家户户门框上都会放上艾草,据说是辟邪和防病用的。端午节的时候,气候比较潮湿,是滋生细菌的好时候,艾叶飘香可以驱虫、驱邪、祛病。艾草和酒一样,年代越久远越好,家奶每年都会割点艾草保存下来以便随时可以用,“家有三年艾,郎中不用来。”艾草的医学价值也是有很多的,大家不妨多接触接触。

  我一边熏澡的时候,家奶一边在外面烧艾水,会不停地往我的盆里加水,我实在是呼吸不畅,“家奶,不要加水了,我快死掉了。”我喘着粗气。

  家奶边大锅里面舀水出来,“又说傻话,赶快呸一下!”然后她低声念叨着,“小孩子不懂事,请不要见怪,小孩子不懂事,说话不算的。”又开始了,唉……

  “把头放外面,不熏不行,这是陈艾,又没毒。”家奶又来嘱咐了,我当然知道是陈艾啦,新鲜的艾是有毒性的,大量吃进嘴里会引起中毒,所以熏澡都最好不要,可这又不是毒的问题,这是不透气好吧。

  我快熏晕过去的时候,家奶掰开我的嘴,“璇子,把这个含在嘴里嚼。”

  我没反应过来是什么,等快速嚼了几下才发现是生姜片,“噗~”条件反射吐掉地上了,然后伸着舌头抱怨道:“家奶,好辣哦!”

  “那就喝生姜水。”

  我苦着脸,“我不要,我不喜欢。”

  “不行,风寒要紧!现在是夏天,要吃什么?你舅舅让你背的中医知识你恐怕不记得了吧,关于这个,背出来!”

  我翻了个白眼,我当年是被逼的,绝对的。“冬吃萝卜夏吃姜,不用医生开药方,可是……那样……舅舅的医馆就倒了吧……”

  “你这伢子!”我估摸着家奶作势要敲我,赶紧躲到帐子里,吐吐舌头。生姜和萝卜有很多说法,我记得有种说法是夏天的时候吃生姜,打开全身的毛孔,让寒气散发出来,冬天吃萝卜,闭合毛孔,防止寒气进入体内,还有很多种,不过因为太多,我只记得这个最简单的……

  “乒乓——”咦,家奶打碎碗了?

  “家奶——”没人应答,刚刚人还在啊,哪里去了,“家奶——”我又喊了一声,我透过水蒸气看外面,啊,好像没有家奶模糊的身影。

  “乒乓——”又是这个声音,而且就在我的澡盆附近,奈何我蜕皮期没过完,只是隐约看得见,感知能力又差,我的手顺着洗澡帐往外瞎摸开去,咦,左右摸摸,突然触手一片滑溜溜的,还冷冰冰的,我把头伸出去,努力睁着眼睛去瞧,不瞧不知道,一瞧吓一跳,在我所能看见的模糊视力范围内,一只蛇头和我一样,睁着圆圆的大眼睛,它嘴里含着一小块碎片,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,小绿蛇!啊哈~你又出现了!

  我装作还是看不见的样子,我看着它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好奇怪,这里到底有什么啊?唉,算了,等我眼睛好了再说吧。”然后我继续凝视着它,抓了几片艾叶在脸上来回擦,保持着原来的姿势。它听见了我的话,蛇头左右荡了荡,问题是……我竟然能看懂它在表示松了一口气!它荡完之后,睁着的大眼睛回了一点神,然后放下嘴里的小碎片,细小的身子挪了挪,我这才看见蛇肚子下面压着的另外几块小碎片,它张大嘴巴,尝试着一起塞进嘴里,奈何塞一块漏一块,不过它依然埋头苦干。

  眼睛看得越来越清楚了,我借口找东西,“香皂呢,奇怪。”然后头更压得低了,伸手在碎片周围乱摸,没想到小绿蛇头一抬,水水的大眼睛四处看了看,发现我的香皂在不远处,它快速游过去,把我的香皂盒往我手边推,嗯?还有这觉悟,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坏心的啊,它到底在忙活什么?我手一越,抓住了小绿蛇就往帐子里拿,看你祖宗我不好好安抚你!

  它挣扎着一窜,从我的手中溜了出去,哪里逃!我迅速去抓,可是由于眼神还是不好,它一溜,我按在盆沿上,“嘭——”地一声巨响,盆翻了,洗澡帐被拉扯下来,湿哒哒地盖在我的脸上,艾枝艾叶全都洒落在我的身上,而大盆盖住了我的身体,我吐出一口洗澡水,顺便从嘴里扒拉出几片艾叶。

  这时我的眼睛已经基本恢复清明,我叹了口气,认栽地看了看厨房门口,嗯,家奶和浓墨。嗯?浓墨!

  “啊!”

  “别叫了别叫了!伢嘞!”家奶捂住我的嘴巴。

  “呜呜,没脸见人了!”我趴在枕头上羞愧地啜泣着。

  “浓墨什么也没看见,你在大盆下面,脸也被洗澡帐给盖住了。”家奶试图安慰我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我不听。

  “你们都还小,懂个啥子?他真的除了盆和帐子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我继续。

  “都是家奶的错,家奶出去收干菜,路上遇见浓墨,就一起回来了,听见那么大响动,就没多想,哪知道,唉……”家奶被我带动得也有点感伤了。

  我抱着脑袋继续忧郁,“我的丑态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他以后一定会嘲笑我的姿势!”我悲愤至极,就凭浓墨那个小心眼儿,打哪儿都看我不顺眼,还不知那条蛇上辈子怎么了他我就忍受了长时间的白眼,一不小心就会无缘无故惹毛他,现在看见我这等丑态,肯定会落井下石,时不时拿出来溜溜嘴,嘲笑打击我一番的!

  “璇子……”家奶也忧郁了。

  “嗯。”,我知道,她肯定也知道我没少被浓墨欺负。

  “你的性别意识都用在哪儿了……”她摇了摇头,决定放弃对我的安慰。

  我:“……”

  第四十七章:裴丰家有个怪爷爷

  我不知道要怎么和浓墨说话,本来呢,我是原谅他的重色轻友了,可是洗澡的那一幕直接让我想把他打晕让他失忆。昨天发生的事情依然历历在瞎目,可为毛就是最后一幕,我是看见了呢!还是清楚地看见了!

  早上是和浓墨一起上学,对于他间歇性不理我的那件事,我们都很有默契的不提。我还是不愿意赤裸裸地去问,逃避还是蛮不错的选择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突然这么虚伪。而让我惊讶的是,他竟然没有在我的囧态上大做文章,然而神态还有点不自然,嘶,我都替他可惜。

  沉默着走了一段路,他还是开口了,“你觉不觉得裴丰有问题,査承彦也有问题?”

  我立刻不乐意了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想过为什么査承彦看见你蛇变样子还很冷静?为什么裴丰知道你落水了还恰好赶到?”他的话噎了我一口,他说的问题我不是没想过。

  査承彦我也隐隐怀疑着,他在我被鬼龙灯吸去元气的时候出手说的过去,可是这次他竟然一点异常的反应也没有,不得不令人生疑。裴丰今天的举动让我也纳闷了,这种事情我不想去想,因为一想,就觉得挺可怕的,一丝连着一丝,你觉得这点有问题,想想也会觉得那点有问题,本来没关系的,全都对号入座了。我曾经有段时间对自己的身体疑神疑鬼的,比如头发掉的厉害了,我就认为自己有病,晚上睡不着觉,我也要去缠着舅舅给把脉,听别人说什么病是什么症状,我就认为自己也有这种病。

  其实,舅舅跟我说,没弄清楚是什么病时,千万别乱吃药,比如我们现在在网上浏览到的病症吧,很容易对号入座,就拿肾阴虚和肾阳虚来做个例子,症状很相似,有其一病症的人看了肾阳虚的症状会觉得自己肾阳虚,看了阴虚的又去买肾阴虚的药,这是极其危险的,吃错药了病情会加重,千万要先去看医生,确认一下才能对症下药。所以,我不敢对他们胡乱猜测,怕一不小心出了错,会越错越多。

  “你觉得帮过我的人都有问题?就允许你不……”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算了,说就说了,一口气说完好了,“浓墨,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的样子?你不愿意理我,就不允许别人好心了?如果昨天没有他们俩,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站在这里和你理论,我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当成真正的蛇妖给烧死了,又或许被淹死了,你现在竟然还能还说这样的风凉话。”

  他停了下来,表情有点奇怪,眼神从刚开始的不自然变得有点深邃,“我从未有过像昨天那样的后悔,阿璇。”他就那样望着我,用那双眼睛里流动着像被水浸过的宝石一般的东西,然后,我怔住了,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  我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然后结巴着说:“算,算了,反正,你不许再说我朋友了,快迟到了。”

  我进教室的时候,像贼一样,偷偷瞄了一眼査承彦,他也看了我一眼,眼里毫无波澜,我稍稍松了口气,应该没怀疑吧,我冲他笑了笑,他点了点头就低下头去看书了。我坐下来,又偷偷看了一眼裴丰的座位,耶?人还没来?整个上午过去之后,我才知道,裴丰又请病假了,这是我印象中他第二次请病假,我想起来他很久都没好的伤,因为他每次打羽毛球时有一边都在让疼。难道是昨天的跳湖和淋雨,唉,我都泡了好久的艾水澡呢。

  中午,我在舅舅家院门口鬼鬼祟祟地伸头,嘿嘿,没人了,估计都在午睡呢,我拿出一把小刀,把魔爪伸向了桂花树,我默默地对桂花树说:“可爱的桂花树,又要对不起你了,上次的黑印没去完,又来残害你了,我会给你多浇水的。”我割,我割,我割。

  “你在干嘛?”

  “啊~~~”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,我吓得连小刀都给扔了,“浓墨!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!”我蹲下身去,捡起小刀。

  “你还没回答呢。”

  “你还有完没完了?我走了。”说完我转身就要往家跑。

  背后又传来声音,“其实,还有一种方法。”我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。

  “晚上敷,效果更好。”

  我:“……”这算哪门子方法啊?……他又是怎么知道的?肯定是老头说的,老头真八卦!自从上次听了浓墨跟小艾阿姨说的方法后,我就想试试了,试了一次,淡了一点,然后就各种事情耽搁了,现在才想起来。

  中午我不仅要做这个事情,还有一个事情,那就是去看裴丰。这事不用瞒着家奶,因为家奶对裴丰的印象还是挺好的。我带着几颗陈艾就往他家赶了。一路上心情动荡不安,万一遇到他妈妈……不是万一,是很可能!我该怎么说,你儿子是因为我才生病的,所以我来看他?不行,我本来就有点怕她,这样她会不会更讨厌我……要不这样,你儿子是我们班班长,爱护班长,人人有责?也不行啊,好幼稚。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到了裴丰家门口……

  出于上次的经验,我先伸了下舌头,整栋房子都没有亮光,啊,没人在啊,难道在医院?这么严重啊!“吱呀——”门开了……什么情况?门开了?里面明明没人啊!

  “阿姨您……”

  “阿姨?”我往里面看,也没人,我咽了咽口水。“阿姨?裴丰?”还是没人应答,这不会是……

  “有人吗?”我的心里开始发毛。

  “小朋友,你找人啊?”突然,背后响起一个声音,什么啊?怎么都喜欢背后吓人啊!我回头一看,是一个老爷爷,穿着港剧里那种大户人家的老爷子所穿的唐装,拄着一根拐杖,拐杖的扶手是只猫头,他的白胡子比老头的胡子还要长,我估摸着烫个波浪卷很有型。

  “是啊,这家人是不是出门了?”我问,他惊讶地看着我,像是打量一个奇怪的生物,我摸摸自己的脸,有饭粒?

  “这家一直没人住啊,你记错了吧。”没人住啊……没人住……没人……没……我的背后冷汗直冒……

  “小朋友,你没事吧,我看你脸色苍白,是不是生病咯?”老爷爷摸着胡子。乡下养长长胡子的爷爷挺少的,所以很显目,这个爷爷胡子白花花的,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,可是却露出那种很诧异的表情,好违和啊,这里的一切都这么诡异!

  我冷汗蹭蹭往下淋,“这儿难道没有住过一家姓裴的?是不是搬走啦?那请问多久没住过人了?”

  他再次惊讶地看着我说:“我今年八十多岁了,从出生,这里就没见过有人进出这里。”什么?!!晴天霹雳啊!!之前是我的幻觉还是裴丰一家都是……不可能啊,我之前明明看见里面有光亮的啊!而且很多同学都来过啊!这是怎么回事啊?

  就在我怀疑自己怀疑世界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“璇子,你怎么来了?”然后我清楚地看见老爷爷的眉毛跳了一下,顿时变成一脸心虚样。

  “额,小丰,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他们认识?这又是怎么回事?

  裴丰对我笑笑说:“璇子,这是我爷爷,你们应该已经互相认识了吧,我远远就看你们在聊天。”爷……爷爷……我几乎听见自己下巴摔碎的声音,我慢慢看向这个“爷爷”,他立马一副“我们刚刚在美好地交谈的模样”。

  我大跌眼镜,“额,对,爷爷很风趣,呵呵……”我说的话就是一个个字挤出来的。

  裴丰说看我们相处地如此和谐,然后问起了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“你是来找我的吗?我很高兴!”他笑的很灿烂,我有点不自然,他爷爷还在呢。

  我看了眼他爷爷,果然他眼里升起了八卦的小火苗,我赶紧澄清,“我是来给你送艾的!这是陈艾!是感谢你的,每晚泡澡,祝你早日康复!”说完再看了看他爷爷,他若有所思着,千万别乱想啊!

  “小丰小女朋友啊!”嗬~我的一口气没喘过来,他拍了下裴丰的头,教训道:“还不快请进来坐坐!”

  “老爷爷……我不是……”他抓住我的手,笑眯眯地说:“叫什么老爷爷啊,直接叫爷爷!瞧这小脸红的,赶紧跟爷爷进屋去,跟爷爷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,来来来!”我那脸红不是害羞,是吓的……

  进了屋,我就脸红着坐下,脸红着吃糖,脸红着看裴丰被逼着交代。他红着脸解释道:“我们是好朋友。”

  裴爷爷又拍了下他的头,“还狡辩,说!”我默默退到一边,好好欣赏他们家的摆设,我以前就想过,外面那么有特色,神秘又古朴,里面是什么样的呢?真想不到,里面这么的……额……奇葩。怎么说呢?虽然这个房子在小镇上是很不错的,可是,我真没见过哪家阳台是设置在房子里面的……这房子内有院子,在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是天井一样的透着光,还环绕着三层阳台,每层阳台都有梯子攀爬,我上了第二层阳台,因为我在底下看见了鸟笼。

  第四十八章:逮黄猫子的小男孩

  “芝芝阿姨!芝芝阿姨!”

  还没走近鸟笼就听到声音了,清脆洪亮,耶?谁在叫?我扫射了一下四周,最后眼神定格在那只有绿色羽毛的鸟身上,仔细一看,是只绿八哥,它的嘴一看我就能想象那是嗑瓜子儿的,弯弯的,鼓鼓的。呵呵,芝芝阿姨?应该是裴丰的妈妈吧!

  我瞟了下楼下的裴爷爷,他还在吹胡子瞪眼,裴丰倒是一直低着头。绿八哥又开始嚷嚷,“芝芝阿姨!芝芝阿姨!”然后它伸出一只小爪子,在我面前扬了扬,似乎是让我看什么,它的脚爪子上有一个纸筒,是系在脚上的。耶?还会送信!在我的印象中,只有信鸽会吧,这可是八哥啊,还是这么古老的送信方法。我欣赏了一会儿它的爪子,它还继续伸着,甚至从鸟笼里伸出来,眼睛直直听着我的兜,我可没带瓜子儿啊,我一看,原来钥匙串儿拖在外面,我干脆掏出来把玩,上面的小挂件就是裴丰他们那次跟我回家时舅妈那次送的,我当时准备放书包上的,然后就放钥匙挂上了。

  “扑腾——”八哥拍着翅膀,欢腾地对着我手上的绿豆小碗大喊,“芝芝阿姨!芝芝阿姨!”由于我没来得及防备,手离它较近,被它的利爪抓破了。

  “小畜生!给我闭嘴!看你干得好事!”裴爷爷的骂声吓得我一震,牙齿一磕,本来还觉得小八哥嘛,也没什么,可是,他竟这样的勃然大怒,哪里有刚刚那慈祥加精怪的模样。

  小八哥被一吼,顿觉委屈,一爪子踢开鸟笼,挥挥翅膀就走了,好霸气的感觉……

  “小姑娘啊,你的手破了,我带你去清洗一下吧。”裴爷爷是不是精分啊,不然怎么会从刚刚的暴怒变得这么和蔼可亲。

  “裴爷爷,你的八哥跑了。”我提醒道。

  “没事,它会自己回来的。”他要过来带我去洗手。

  “我来就好,爷爷,你去午睡吧。”裴丰拦着他也有,拉着我就走了。

  后面传来一声叹息,“唉,男大不中留啊!”我差点没摔跟头。

  洗完手后,裴丰说:“去我房间谈吧。”

  “你爷爷他……”总乱说话。

  裴丰笑道:“他就这样,爱开玩笑,不用管他,去我房间吧!先要包扎一下。”

  他的房间倒是比较正常,在意料之外。书籍占了一面墙,他的好成绩是理所当然的,不像我,阅历浅薄,不爱看名著,只知道瞎玩。

  “坐吧!要喝茶吗?”他很有礼貌。我连忙摆手,刚刚裴爷爷给我倒了一大杯,再喝就要上厕所了。

  “你好点了吧?”“你好点了吧?”我们几乎同时问出口。

  “好多了。”“好多了。”好尴尬,又是同时……

  “那个,你妈妈的名字里是不是有个芝?”我赶紧借此转移话题。

  他茫然地看了我一下,然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,急忙说:“是啊,你刚刚听八哥喊的吧。”

  “嗯,它好像挺喜欢我的小挂件的,我想应该是想吃小碗里面的绿豆吧。”我笑道。裴丰撕开一个创可贴,创可贴的两边剪开两个小口子,我把手上伸过去,他轻轻按住我的大拇指,将创可贴对折着压上去,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用创可贴的,贴得特严实。我眼睛在四处打量着他的房间,咦,有一个圆圆的东西挂在墙上。

  “咦,那是不是银项圈?”

  他起身去拿给我看,“是啊,可是上了初中就没戴了,有点幼稚。”他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。银项圈就是银子打造的,银手镯的放大版,旧时有银项圈的就代表着是家里宠着爱着的小宝贝,可以保佑孩子健康成长,可长大了总是要拿下来的,一代代传下来,可以作为传家之宝了,有人刚拿掉之后,会感觉不适应,更有甚者会发烧生病,这时人们就可以看到它的神奇所在,小明也戴了一个在脖子上,可见裴丰在家里是很受宠的。

  “你是不是想问昨天的事?”没等我开口,裴丰就自己说了,我点点头。

  “因为我爸在做水运的生意,要变天了,我去土地庙上香,想着在下暴雨前回家,没想到看到一大群人在看天空,我觉得好奇,就四周瞅瞅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于是看到熟悉的衣服了。”这一切都是很有理有据的,虽然觉得还有疑问,可是我信了,有的时候就只是巧合而已,我更愿意认为是我想多了,可他生病了确实真的。

  “你记得要熏澡哦,昨天真的谢谢你!时间不早了,下午还有课,我该走了,拜拜。”

  “想走?留下喝绿豆汤!”裴爷爷……他不是睡觉去了嘛-_-||

  下午浓墨把书包往我桌上一扔,剜了我一眼,然后坐到自己位子上去了。我也心虚,裴爷爷非要我留下喝绿豆汤,盛情难却啊,那只好打电话让浓墨给我带过来啦。又剜我,才刚刚和好就得冷战了?一上课,班主任就给我们换了位子,我和裴丰做了同桌,理由是,要我好好跟着班长学习。我诧异,他当学习委员不存在啊!裴丰本来就对我好像有那么一点儿啥啥,现在又要做同桌,淡淡的忧伤……

  • 邯郸
  • 河北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最热
成安三院联合《护眼世家》为全县中小学生免费体
10-25
邯郸武安六中举行弘扬传统文化朗诵比赛
10-25
新疆和静县旅游推介会在邯郸市举行
10-25
邯郸警方抓获网上逃犯 嫌疑人拙劣伎俩被识破
10-25
邯郸临漳发现佛寺塔基刹柱础石 填补汉唐考古学
10-25
邯郸公交站牌破损 市民称影响市容
10-25
沧州一工人被高压电电伤 身体多处烧焦
10-25
泊头市环保除尘设备生产企业高压静电除尘设备畅
10-25
保定处罚违停车辆 通知单可现场打印
10-25
京新高速涿鹿段6车追尾 致两死两伤
10-25
河北清理拒不支付工资案件 欠薪95万包工头被刑拘
10-25
邢台排污企业挖暗沟直排废酸(图)
10-25
刘金国凭啥当选中纪委副书记
10-25
四川凉山两局长因违纪违法被“双开”
10-25
杭城陪跑族为夜跑姑娘服务 每小时15元
10-25
土豪建百套别墅 免费送村民
10-24
儿子吸毒16年 母亲为求安宁报警
10-24
广东翁源93名学生集体呕吐
10-24
埃及75岁老翁已结婚204次 破世界记录
10-25
英国一女子称自己40年里遇到17次外星人
10-25
联合国安理会强调坚决打击一切恐怖主义
10-25
利比亚军方在班加西夺取一民兵武装基地
10-25
埃及宣布西奈半岛北部进入紧急状态
10-25
安倍内阁陷入丑闻 道歉称对不起国民
10-25
情侣海中激情导致下体不可分离 被送医“分体”
10-21
男女街头长椅玩“路震” 城管多次训斥撵不走
10-22
(恐怖)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
10-17
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一样(2)
10-20
醉酒女子被流浪汉强奸不实 竟取款机下发生性行为
07-29
衡水二中一女生跳楼身亡
10-13
网罗天下
  • 我是裹着蛇气出生的,从小便不...

  • 中国建国初期的十大灵异事件

  • 央视女主播也被骗 揭秘全球...

  • 至今无解:探索通古斯大爆炸...

  • 你永远都不想生活在地球上的9...

  • 揭秘日本"五大诱惑女神" 爆...

新闻图片

  • 【第二十八期】201...

  • 《邯郸人物》第1期...

  • 【第二十九期】201...

  • 《邯郸人物》第2期...

地址:邯郸市水院北路甲23号 客服热线:400-707-4888 经营许可证:030030号
邯郸之窗  www.hdzc.net  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:010-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:冀B2-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