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 ,欢迎您来到邯郸之窗! 

疯狂追星不计成本也不要底线 “养成”偶像,养成陋习一大堆

来源:齐鲁晚报编辑:保存2021-09-01 22:58:35
分享:

  一路回溯“饭圈”的演变能够看到,十几年间,明星与粉丝的捆绑越来越紧密,粉丝与金钱、流量等利益的捆绑也越来越密切,以致今日“饭圈”文化大行其道,甚至是畸形病态、猖狂无度、荼毒舆论。身处其中的明星们,有人被“绑架”,有人膨胀堕落,也有人努力挣脱、保持警醒。眼下,整治“饭圈”乱象的“清朗行动”将一记记重拳锤出,引发了娱乐圈的“大地震”,以期带来激浊扬清、拨乱反正的正面效应。明星恪守艺德,粉丝理智追星,健康的关系和适度的距离才能让娱乐圈以良性面貌运转下去。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

  记者 刘雨涵

  “流量”走向无序疯狂

  “饭圈”何至于发展至如此泛滥的地步?对这个问题寻根溯源,2005年的《超级女声》可以视作国内“饭圈”文化诞生的起点。在“超女”引发的全民追星热潮之下,“粉丝”一词流行开来,并且形成了“玉米”“笔迷”“凉粉”等不同的粉丝团体。当时设置的短信投票环节,也成为后续选秀节目设置打投等方式的初始模板。虽然短信投票在此后的选秀节目中被叫停,但是粉丝追星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,第一次被外界所看见。

  一旦种子被埋下,就会有人等待着灌溉、施肥、催熟和收割了。时间快进到2014年,此时相距2005届“超女”过去了近10年,“饭圈”迎来了第一次真正的大爆发。那一年,新浪微博正式更名为“微博”,成为移动互联网大潮的浪尖。古装剧《古剑奇谭》热播,让主演李易峰变为炙手可热的红人。鹿晗从韩国偶像男团EXO出走,回归国内发展。少年偶像团体TFBOYS成军一年,正在冉冉上升。此后,又有吴亦凡、杨洋入局,形成了“四大三小”的“初代顶流”局面。自此,“流量”逐渐超越了奖项、收视率、专辑量等指标,成为了衡量明星热度的标尺和粉丝追星的方向。

  2015年9月,鹿晗于2012年转发自“曼彻斯特联队球迷俱乐部”的一条微博获得了超过1亿条的评论,刷新了“微博上最多评论的博文”的吉尼斯世界纪录。2018年,蔡徐坤的一条新歌宣传微博转发量过亿,后被查出是“轮博”App星援的数据假象。2019年,周杰伦粉丝与蔡徐坤粉丝为偶像的微博超话排名而battle,让“饭圈”打榜的话题浮出水面。短短几年的时间,各种榜单、排名层出不穷,追星的粉丝们自发地成为了“数据工人”,为偶像日夜做数据,让娱乐圈的“流量为王”逐渐走向了简单粗暴和无序疯狂。

  除了流量效应,在商业利益的诱导之下,粉丝“氪金”追星的风气也愈演愈烈,其源头同样可以追溯至2014年。那一年,参照日本偶像团体养成模式的SNH48举办了第一届总选举。虽然SNH48的粉丝团体在国内“饭圈”之中属于小众,但是其追星模式却在日后被仿效推广。SNH48成员的排名仰赖粉丝的财力投入,35元一张的选票,有狂热粉丝会为喜欢的成员一次性购买6000多张。运营方也会按照消费金额划分粉丝等级,在官方举行的活动上获得不同待遇。逐渐地,粉丝追星不仅要投入真情实感,更要投入真金白银,否则会被视为“屏幕饭”。

  由此还引发了“壕”气追星的攀比风气。有粉丝为华晨宇送上豪华超跑,有粉丝以张艺兴的名字为小行星命名。有粉丝在王俊凯17岁生日时承包下一架私人飞机环城飞行,只因为王俊凯说过想要一双翅膀。王源15岁生日时,有粉丝在纽约时代广场的LED大屏投放其个人形象宣传片。易烊千玺的粉丝不仅为其承包私人飞机,更是与旅行社合作,为自己的偶像定制了环游世界的机票,并且终身有效。

  无论是流量效应还是变现能力,明星的价值都越来越有赖于粉丝的投入和买单,双方被捆绑成了利益共同体。明星在粉丝铺就的坦途上“走花路”,而粉丝也通过高声量和高投入,在互联网的大环境中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,让“饭圈”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。

  粉丝“绑架”偶像

  愈来愈疯狂的追星行为,让外界觉得“饭圈”魔怔了。2016年,鹿晗在上海外滩与邮筒的一张简单合影,引发了粉丝们的疯狂“朝拜”。他们甘愿在邮箱旁排起300多米的长队,等候到凌晨3点,只为拍出一张和偶像同款pose的照片。外界对其冠以“脑残粉”的称号,而身在其中的粉丝们却甘之如饴。

  比起“脑残粉”,“私生饭”是更可怕的一种粉丝群体。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,对明星实行跟踪、偷窥、偷拍、窃听等极端行为。张若昀曾发文痛斥自己遭遇“私生饭”的苦恼:家人深夜总是被骚扰电话吵醒,住宅被人蹲守,半夜一点被人敲家门,最终不得不光速搬家。王俊凯在最关键的艺考时刻,被“私生饭”围堵,最后不得不跳窗户离开考场。他还曾遭遇过“私生饭”疯狂的追车围堵,险些发生车祸。

  如果说“私生饭”的行为是对偶像的一种全方位监视,那么有更多的粉丝则是通过舆论压力来对偶像进行精神上的监视。以前,经纪公司对明星的事业发展把握绝对话语权,明星遭受经纪公司“雪藏”的事件时有发生。而在互联网的流量时代,粉丝们通过数据和“氪金”消费,主宰着明星的“生杀大权”。

  2019年,粉丝因不满杨幂接拍其所属公司嘉行的剧,而在线上和线下发起了一起大规模的抵制活动。他们将微博头像统一换成了黑底绿字的“抵制,嘉行倒闭”图样,并跑到杨幂的微博下集体留言:“你还想当人民的女演员吗?”粉丝还直接冲到线下手举标语示威。最终,这场闹剧以杨幂确认不会参演剧而得以平息。原本已经接下《三十而已》中顾佳一角的佟丽娅,也是因为粉丝不满角色人设和被压番而发起集体抵制,佟丽娅在重压之下以档期冲突为由而辞演。后来《三十而已》成为2020年的爆款剧,出演顾佳的童谣也获得白玉兰最佳女主角迎来事业新高峰。

  粉丝对明星进行“爱的供养”,但并不是不图回报。看似粉丝是在为明星的事业兢兢业业地图谋规划,实则是一种控制和“绑架”,让偶像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图来行动,从而获得一种权力感的满足。

  保持距离方能长远

  造谣攻击、网络暴力、互相拉踩、挑动对立、干扰舆论……粉丝非理智追星的行为积累成一片片“雪花”,最终让整个“饭圈”发生“雪崩”。一小撮“饭圈”粉丝的不良行为,使得整个互联网环境变得乌烟瘴气,而让国家出手整顿。日前,中央网信办重拳出击整治“饭圈”乱象的“清朗行动”展开之后,横行网络世界的“饭圈”确实要变天了。

  近日,赵丽颖和王一博两人将二度合作新剧的消息传出,引发了双方粉丝大规模抵制的网络骂战,最终,赵丽颖粉丝群及其工作室被禁言,2000多个微博账号被处置,赵丽颖本人发文作出深刻反省。可见,“粉丝开撕,正主买单”此后将成为常态。粉丝不能再任性地肆意妄为,而明星也应该承担起公众人物的责任,及时正确地引导粉丝行为。

  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,能够和粉丝保持适当距离的明星,反倒是能够获得更大范围的良好口碑,更加长远地走下去。比如有粉丝认为杨洋的妆容不够好看而去怪罪化妆师,杨洋通过评论回怼说,“请尊重我的合作伙伴”。当有粉丝抵制章子怡参加综艺节目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认为其自降格调,但章子怡并未妥协,反倒是通过节目收获了接地气的亲切形象。胡歌粉丝为了偶像出演的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集资80万,胡歌出面全数退还,并表示不希望用特殊方式“盛世假象”,“演技好不好,作品行不行,我自己负责,自己承担”。张小斐在《你好,李焕英》爆红之后,其粉丝开始对张小斐接拍作品指手画脚,张小斐工作室立马亲手解散了粉丝后援会,拒绝被粉丝言论“绑架”。

  归根结底,明星还是要通过自己的作品而不是通过粉丝的声量来说话,好作品才是一个明星最大的底气。

相关文章

地址:河北省邯郸市人民路新时代商务大厦10楼 客服热线:0310-3181999
邯郸之窗  www.hdzc.net  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

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1161号 冀ICP备12015509号-8